昆山杜克大学新闻和信息

新闻和信息

2019首届水乡环保艺术节:塑料,这个污染全球的“超级垃圾”到底有多严重?

2019年4月,中国和国际野生动物和生态保护领域的重量级嘉宾将云集昆山杜克大学,参加首届水乡环保艺术节

首届水乡环保艺术节将于4月11-14日举办。作为一项全球性活动,水乡环保艺术节将每年举办一次,旨在展示以环境保护及物种保护为主题的纪录片和艺术作品,提升公众对全球环境挑战认知。今年艺术节将展映50部长篇电影或短片;同时还将举办由电影制作人、特邀嘉宾以及昆山杜克大学师生推出的TED风格的讲座、文化表演、艺术展览和工作坊等活动。

艺术节将在两个地点举行——昆山杜克大学校园和素有 “中国民间博物馆之乡” 美誉的锦溪古镇。今年的活动主题是塑料污染以及塑料污染对海洋和食物链的影响。

性别,大概是社会解读个体时最有偏见,却也最根深蒂固的标签之一。女权运动创始人西蒙娜·德·波伏娃(Simone de Beauvoir)在《第二性》中写下了一段观察:“她所属的范畴处处是封闭的,有限制的,受到男性世界的控制:不管她升得多高,冒险到多远,她的头顶上总是有天花板,四周总是有挡路的墙壁。男人的神祇在如此遥远的天上,以至对他来说其实没有神祇,小女孩生活在人面的神祇中间。” *神祇:天神与地祇,泛指神明。

在昆山杜克大学有这样一群女性,她们在医学、物理、数学、环境、历史、材料、经济等领域钻研数年,成为了博士、科学家、教授,站上学业和事业的高峰,拥有非凡的智识与勇气。可在此之前,那些“人面的神祇”也曾令她们避无可避。她们被女性应该要学什么、做什么的偏见束住手脚,在他人的贬损与自我的怀疑中艰难行进。

1881年,清光绪年间,一个叫查理·宋的中国年轻人进入了杜克大学的前身三一学院。当时他十八岁,在丝茶店做过学徒,在缉私船上学过剑术。缉私船船长琼斯和教会牧师的培养和推荐帮助他叩开了杜克的大门,成为杜克历史上第一位国际学生。毕业后,他做过传教士、洋行买办,干过新民主主义革命,还养育出了赫赫有名的宋氏三姐妹——他就是宋耀如。这位不远万里奔赴杜克求学的少年,比第一批庚款留学生赴美还要早二十八年;当时他并不知道未来自己及子女将如何影响中国近代史。

1934年,一个叫理查德的年轻人拿着全额奖学金赴杜克大学法学院报到。就读期间,他加入了学校的《法律和当代问题》编辑部,还被选为校律师公会的主席,不断为反对种族歧视发声。1937年,他以全班第三名的成绩毕业。那时的他一定想不到多年之后自己会成为美国第三十七任总统,并因开创美国总统访华的先例以及签署一份《中美联合公报》而让“尼克松”这个名字家喻户晓。

2013年,杜克大学走出美国北卡州,跨越近两万公里来到中国,和武汉大学、昆山市政府共同创办了昆山杜克大学。

权威天体生物学家大卫·格林斯彭博士(Dr. David Grinspoon)称,中国在月球背面使种子成功发芽,向人类在其他星球的生存迈进了一步。

大卫·格林斯彭博士是美国行星科学研究所(Planetary Science Institute)的资深科学家、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顾问以及著名作家。最近,大卫·格林斯彭博士在昆山杜克大学的演讲中特别提到嫦娥四号在今年一月份的首次月球背面探测之旅,视之为在地球之外扩散生命体的可能性全球研究中意义重大的一步。

1月18日,中国国家航天局证实,棉花种子已经在月球探测器上的“园地”中长出嫩芽,这标志着人类首次在其他星球上成功种植生命体。

大卫·格林斯彭博士说:“人类此前在国际空间站上种植过植物,但在另一个星球表面的植物种植还是历史首次。这些种子未存活太久,但它们确实成功发芽了。”

丹·艾瑞里(Dan Ariely),杜克大学心理学和行为经济学教授、彭博社2013年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五十位思想者之一、诺贝尔经济学奖有力竞争者。这些响当当的名头或许并不能让你想起丹是谁,那么《怪诞行为学》呢?——这一围绕心理学和行为经济学的科普畅销书系列正是他的作品。对于许多中国读者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接触到心理学这门科学,也是第一次阅读弗洛伊德以外的心理学家。

高中时代的一次意外让丹全身 70% 面积三度烧伤,在几年痛苦甚至残酷的治疗中,他开始观察人的行为并对心理学产生了兴趣。他用行为疗法,在每次治疗后以看电影作为给自己的奖励,奇迹般地成了医院里唯一一个忍受了整个疗程的患者。他还用自己的实验研究说服了当年给他换药的护士:“长痛不如短痛”的“民间智慧”是错误的,缓慢温柔地揭下纱布才能将患者的痛苦降至最低。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