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故事| 我为什么到昆山杜克大学任教 | 昆山杜克大学

教师故事| 我为什么到昆山杜克大学任教

本文为Scott MacEachern教授在2018年11月8月昆山杜克大学奖学金感恩晚宴上的致辞全文。

感谢邀请我参加今晚的昆山杜克首届奖学金感恩晚宴,让我能够见到在座的诸位优秀的捐赠者,你们为昆山杜克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在入职昆山杜克大学之前,我曾在美国鲍登学院任教20余年。鲍登学院是一所实行精英本科教育的美国顶级文理学院,也是昆山杜克大学借鉴的对象之一。我从鲍登学院离职,来昆山杜克大学任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所新创建的大学能够带来更多的挑战和机遇,这种吸引让我无法抗拒。我很高兴有机会在中国这个非同寻常的环境中从头开始创建创新性的通识博雅课程体系。

作为一名致力于非洲研究的考古学家,我也希望可以继续我的研究。中国现在对整个非洲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过去三十年来,我一直致力于保护非洲国家的文化遗产,我期待着与中国的同事和学生们共同开展这项工作。

不过,我加入昆山杜克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我喜欢教书。我非常高兴将有机会给来自中国和世界各地的学生们上课。我尤其欣赏昆山杜克的学生们,他们拥有非凡的勇气和探索精神,选择在一所全新的、与众不同的文理学院度过自己的大学生涯。我自己也曾是母校的首届本科生,我从心底明白,在昆山杜克的学习机会将会如何改变这些学生们的人生。

这也许也是诸位最感兴趣的——这些你们慷慨解囊支持的学生到底如何。关于我们的学生,我最想说的是,大家完全无需担心。

这些学生都很棒,完全不逊于我在鲍登学院任教23年所教授过的任何一届新生,让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知道昆山杜克大学的同学们都拥有非凡的勇气,我班上的同学们尤其如此,他们会来办公室找我,在走廊上拦住我,他们有那么多的问题想要和老师探讨。同学们都非常聪明、积极、勤奋。他们敢于问问题,热切地期盼得到答案。他们对宏大的问题、对世界与全球所面临的挑战非常好奇,并充分利用着这所新大学所能提供的各种可能性。他们正在如此迅速地走向未来,以至于很难跟上他们的步伐,但他们也对自己的文化之根很感兴趣,希望更多地了解引领我们走向今天的历史进程。

在第一个小学期,我所授课的班级由20名学生组成,其中19名同学来自中国,还有一名国际学生,所有同学的母语都不是英语。我承认,我开始时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遇到很多困难。但是,这些学生在课堂上的表现简直棒极了,他们热切地汲取整个社会科学学科、乃至整个世界的知识,从阿拉伯历史学家和哲学家伊本·哈尔顿到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从中国古代思想家荀子到德国政治哲学家及社会理论家卡尔·马克思,而这些内容并不容易理解和掌握。同学们在课上积极发言,提出尖锐的问题,课后还留下来继续提问。当然,有时他们也会为学业烦恼,就像在将来也会为工作烦恼:我的工作之一是让他们放心,这是整个过程的一部分,随着我们为自己设定更加艰巨的任务,我们的目标会改变,标准也会越来越高。同学们出色地完成了学业,克服了用第二语言阅读、口语表达和写作的挑战与困难。我非常清楚,这是一项艰苦的任务,而同学们的表现令人惊异。

昆山杜克大学应该为这些学生感到非常自豪,骄傲于作为一所新创立的大学,能够吸引如此优秀的学生。他们将来会成就一番事业。非常感谢在座的各位捐助人,感谢你们为支持这些同学所做的一切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