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哪所大学比得上昆山杜克 | 昆山杜克大学

没有哪所大学比得上昆山杜克

当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凯利市豹溪高中(Cary’s Panther Creek High School)的高三学生彼得·巴列林(Peter Ballentine)告诉同学们他将在中国读大学时,大家的典型反应是:“哦,太棒了”……停顿……“等等,什么?”

彼得·巴列林说:“起初大家都认为我疯了,或者觉得这是一个笑话。”

 “然后大家纷纷向我打听,那里的生活状况如何?班级会是什么样的?一旦了解更多,他们都很为我感到高兴。”

不仅彼得·巴列林的朋友们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选择入读位于遥远异国的一所全新大学,他的妹妹和弟弟最初也惊呆了。现在,12岁的安德鲁确信哥哥会和中国人结婚。“他说这会给家里增添一些多样性。”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一切似乎都顺理成章。彼得·巴列林是昆山杜克大学首届本科班82名国际学生之一,这届本科生总共267人。他的祖父母和曾祖父母都曾在中国教英语。彼得·巴列林的家人喜欢探索新的地方,去过匈牙利、冰岛、新西兰和阿曼等国旅游,在巴列林11岁时,全家曾到过中国。

彼得·巴列林成绩优异,是美国国家优秀奖学金获得者。他和妈妈莎莉在今年4月份来到昆山杜克大学校园参加“国际学生校园日”活动后,最终决定入读昆山杜克大学。

彼得·巴列林承认:“一开始我对于到中国读大学有些犹豫。但是在实地来到昆山杜克之后,我发现校园很美,老师们友好且乐于助人,整个氛围和整体感觉就是每个人都非常乐于接受新想法。昆山杜克还是一所让我也能参与塑造校园文化的大学,这让我感到兴奋。”

在这次中国周末之旅中,彼得·巴列林见到了同样在考虑是否出国留学的其他国际学生。“他们非常乐于去中国,乐于接受新的想法。他们非常热情,愿意与所有人交流,非常友好,对其他文化也很感兴趣。”

那个周末,在附近的苏州市旅游期间,彼得·巴列林尝试了他从未尝过的食物,包括莲蓬和猪肚。他和其他一些学生决定独自探索这座城市,而不是参团游。

他发现这种冒险精神具有传染性。“它让我打开了自己。”

昆山杜克大学的另一个优势是彼得·巴列林熟悉杜克大学。一年多前,出于对研究的兴趣,巴列林申请到杜克大学工程教授艾伦·富兰克林(Aaron Franklin)的实验室担任志愿者。他不仅被录取了,而且还因为表现出色,被聘为有偿兼职。今年夏天,他每周在法国家庭科学中心(French Family Science Center)工作几天。

艾伦·富兰克林教授是杜克大学James L. and Elizabeth M. Vincent 电气与计算机工程学副教授,他回忆说: “通常,当你听说一名高中生有机会和一群博士生一起在大学研究实验室工作时,你会觉得这肯定是由于某个专门的项目。但是彼得并不是通过什么项目加入了我的实验室。是他自己联系的我,而且很快就成为团队中不可或缺的成员。事实上,没过多久我就发现自己忘记了他仍然是一名高中生,每周只来实验室工作几个小时。他能够和博士生密切地配合。”

彼得·巴列林仍然对他的大学选择有一些疑虑,比如,他会不会很想家?

“一开始我顾虑重重——这个选择是正确的吗?我会有很好的班集体吗?但是,我将获得杜克大学的学位,而且杜克大学会全力保证昆山杜克大学获得成功。能够成为昆山杜克首届本科生,入读杜克大学位于中国的合办高校,我现在感到非常兴奋,我能够成为塑造学校未来的力量。"

富兰克林教授很遗憾看到彼得·巴列林离开他的实验室。他说,“我认为他去中国读大学的决定很大胆,非常令人兴奋。彼得愿意走出他的舒适区,去另一个国家学习,学习一门新的语言,并帮助发展新启动的本科项目,这确实令人鼓舞,尤其是当你考虑到他在美国可以得到的其他机会。”

在昆山杜克大学,彼得·巴列林将担任舍长(resident adviser),这就是为什么他必须提前一周到校接受培训。他将学习材料学和物理专业,希望有一天成为一名研究员和大学教授。

富兰克林教授说:“彼得代表了当杜克大学的资源被充分利用到社区时所能产生的影响。他本可以是达勒姆地区某个非常出众的高中生,在多所大学中进行挑选,最后入读他能考上的排名最高的学校。”

 “相反,他被引领进杜克大学的工程学社区,发现了自己对科研的强烈兴趣,为研究项目做出了扎实的贡献,深受杜克大学环境的影响,最终决定选择昆山杜克大学读本科。” 

彼得·巴列林正在忙着打包行李。他确信自己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没有哪所大学能比得上昆山杜克大学——杜克大学的教育水准、小班教学、能够参与学校文化建设、与真正富有探险精神的同学为伍。昆山杜克大学拥有我所希望的所有特质,甚至那些我以前不知道自己会感兴趣的特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