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教育委员会副会长:中美高校应参与制定中美研究规范 | 昆山杜克大学

美国教育委员会副会长:中美高校应参与制定中美研究规范

2020年1月15日
布拉德·法恩斯沃斯

文 | Craig McIntosh


美国教育委员会国际化和全球事务副会长布拉德·法恩斯沃斯

美国教育委员会(American Council on Education)负责国际化和全球事务的副会长布拉德·法恩斯沃斯(Brad Farnsworth)表示,中美高等教育领导者应该成立一个工作小组,为两国间的跨国研究合作制定明确的标准,以降低学界的疑虑。

在2019年杜克国际论坛上,布拉德·法恩斯沃斯呼吁中美高校直接参与建立规范和规则,以防止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的紧张关系影响到学术研究。

他指出:“我觉得就这个议题我们已经谈得够多的了,现在是提出对策的时候了。”

近年来,围绕中美间学术和合作研究的猜疑不断加深,多家智库和美国政府机构的报告援引“中国制造2025”和中国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的“千人计划”等战略说明中国渴望在科技领域超越美国。


布拉德·法恩斯沃斯参加圆桌会谈,从左至右依次为:昆山杜克大学常务副校长丹尼斯·西蒙,
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院长刘宝存,美国高等教育纪事报高级记者兼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高等教育研究中心研究员卡琳·费舍尔

然而,布拉德·法恩斯沃斯认为,真实的情况要更加复杂。举例说明,从中国大学与海外学者签署的“千人计划”协议中可以看出,很明显,院校在如何决定、落实协议方面拥有自主权。

他指出:“有证据表明,中国政府制定了大致目标,由每个具体院校负责谈判聘用‘千人计划’人才的具体条款。所以,我认为这提供了一个真正的机会,意味着中美两国可以共同制定良好实践的标准,这些标准将解决人们的疑虑,并为两国间的研究合作提供新的动力。”

布拉德·法恩斯沃斯建议中美两国的全国性机构成立一个联合工作小组,制定研究协议的规范和政策,以此做为机构间合作的一个前提条件,并覆盖访问学者。

布拉德·法恩斯沃斯认为,从长远来看,他对中美关系持乐观态度,但他强调,当前形势代表着一种根本性转变。

他指出:“美国需要认识到中国是一个对等的国家。当我们谈到制定研究规范时,我们需要与中国共同制定。美国再也不能单方面制定规则了。”

在布拉德·法恩斯沃斯演讲后的小组讨论中,昆山杜克大学常务副校长丹尼斯·西蒙表示,民间外交(people-to-people diplomacy)是解决中美紧张关系的最佳方法。

他指出:“北京和华盛顿可以相互争论,但如果我们能找到可以坦诚对话的关系,那么也许我们可以让两国人士进行合作,以建立信任。我们需要自下而上地努力,而不是自上而下。”

2019杜克国际论坛于12月16至18日在昆山杜克大学举办,本届论坛以“迎接中美高等教育合作新时代”为主题,汇聚了二十余位中美著名高校的知名学者、校领导以及来自智库和教育协会的专家,共同探究中美高等教育的合作框架与未来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