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西非的第一个古代DNA揭示了人类的深厚历史 | 昆山杜克大学

来自西非的第一个古代DNA揭示了人类的深厚历史

2020年3月4日


团队在喀麦隆Shum Laka岩石掩体中的一处埋葬地点挖掘,其中有两个生活在大约8,000年前的孩子的遗骨(拍摄:Isabelle Ribot, 1994年1月)

科学家得到了来自西非和中非的第一个全基因组古代人类DNA序列。昆山杜克大学学术事务代理副校长斯科特·麦凯克恩博士(Scott MacEachern)参加了此项研究工作。

该国际研究小组的DNA数据来自喀麦隆一处标志性考古遗址中挖掘出的两对儿童遗骨,遗骨埋葬时间大约在8,000年前和3,000年前,处于石器时代向铁器时代的过渡阶段。

这项由哈佛大学医学院领导的研究揭示了撒哈拉以南非洲早期智人之间的深层祖先关系,并发现“幽灵人”(以前未知的远古人种)为今天的非洲种群贡献了小部分DNA。此项研究结果发表于1月22日的《自然》期刊


考古学教授、昆山杜克大学学术事务代理副校长斯科特·麦凯克恩(摄影:Pierre de Maret, 1994年1月)

考古学家在Shum Laka发掘出了这些儿童遗骨。Shum Laka位于喀麦隆“草田”地区(Grassfields region)的一处悬石下,长期以来,语言学家一直认为该地区可能是非洲班图语的发源地。

昆山杜克大学学术事务代理副校长、考古学教授麦凯克恩博士认为: “Shum Laka是西非/中非最重要的考古遗址之一,不仅是因为从这儿挖掘出的远古人类遗骨,更重要的是因为这里有过去3万年文化变迁的证据。Shum Laka位于班图语的发源地,而班图语是今天非洲分布最广的语系。”提到自己在研究团队中的贡献,他说:“我从20世纪80年代就开始在这个区域开展考古研究工作,能够提供更广阔的背景知识,帮助其他科学家理解这个地区的远古历史。”

比利时和喀麦隆的考古学家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首次对Shum Laka遗址进行了挖掘,一共挖掘出18具人骨 (其中大部分是儿童),而出土的石器、植物和动物骨以及陶器表明了古代人类长期从事森林狩猎和采集活动,并最终过渡到密集的果树开采。

在这四名儿童中,其中两名来自约8000年前,另两名来自约3000年前。令人惊讶的是,其远古DNA与今天大多数说班图语的人的祖先DNA有很大的不同,反而与中非狩猎采集者的DNA更为相似。

此外,一位青春期男性的DNA中携带了一个罕见的Y染色体单倍群,这在如今的喀麦隆西部以外几乎无法找到。这一独特的发现表明,这个人类男性中最古老的单倍群已经在西非和中非存在了8,000多年,甚至可能更久。


Shum Laka 挖掘地全景图

虽然这些发现并不能直接说明班图语的起源,但它们确实揭示了智人深厚历史的多个阶段。研究人员分析了Shum Laka遗址中的儿童的DNA,东部和南部非洲古代狩猎采集者的已知DNA,以及当今许多非洲种群的DNA。综合这些DNA数据集,科学家得以构建人类历史进程中不同谱系的模型。

麦凯克恩博士表示:“结合考古学和其他学科的证据,远古DNA数据正在极大地改变我们对人类过去的理解。我们认为这项研究为该领域做出了初步贡献,这一领域对于更广泛地了解非洲史前历史和人类历史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