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杜克两教授所在研究联盟获世卫组织六万美元研究经费 | 昆山杜克大学

昆山杜克两教授所在研究联盟获世卫组织六万美元研究经费

2020年3月23日


本·安德森 (Ben Anderson), 传染病流行病学专家,全球健康助理教授

近日,一个研究联盟从世界卫生组织亚太地区卫生系统和政策观察站(APO)获得了60,000美元的研究经费,用于调查亚洲地区的各国政策对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antimicrobial resistance (AMR))的影响。昆山杜克大学助理教授 本·安德森博士(Ben Anderson)和杜蜜珂博士(Annemieke van den Dool)参加了此项研究。

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是指细菌、病毒、寄生虫和真菌等微生物阻止抗微生物药物对其产生作用的能力,目前已经成为全球公共卫生安全的最大威胁之一。当微生物对多数抗微生物药物产生耐药性时,它们常常被称为“超级细菌”,如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耐万古霉素金黄色葡萄球菌(VRSA)等。科学家警告,到2050年,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每年可能导致一千多万人死亡,对全球经济造成的损失高达一亿美元。

目前,数个国家已经制定了国家行动计划,以解决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的主要推动因素,包括在人类医学和畜牧业中误用和滥用抗微生物药物,以及不当存放和处置。目前,对国家干预政策影响的研究有限。

为了填补这一信息空白,亚太地区卫生系统和政策观察站(APO)资助了一项为期两年的研究,旨在评估孟加拉国、柬埔寨、中国内地、香港、新加坡和菲律宾等国家和地区的政策制定者对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的观念如何影响了对抗微生物药物使用的监管。


Annemieke van den Dool, assistant professor of environmental policy

昆山杜克大学环境政策助理教授杜蜜珂博士表示:“多国卫生部已经对解决这一问题做出了政治承诺,但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涉及社会多个部门的众多利益相关者,如制药业、动物饲料业、学术界以及农业部等多家政府机构。解决这个问题的第一步是首先要明确,在制定和实施政策以解决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上,各相关部门所采取的具体措施。

杜蜜珂博士和安德森博士负责深入研究中国内地解决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的现行政策,安德森博士是昆山杜克大学全球健康专业助理教授以及传染病流行病学专家。

作为拥有近14亿人口的大国,中国在人类和动物医学中的抗生素用量超过了所有其他国家。2016年,中国政府推出了针对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的国家行动计划,并设定了四年目标,即开发新的抗微生物药物,加强对抗生素使用的监控,以及面向临床医生和消费者加强对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的教育和科普。

安德森博士表示:“中国在减少抗生素使用方面取得了进展,但总体使用水平仍然很高。”他认为,农业部门尤其重要,因为在畜牧业中使用广谱抗生素的常规做法导致了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病原体的出现,尤其是对黏杆菌素耐药的大肠杆菌菌株。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将分析现有的立法,并找出在各级监测和获取抗微生物药物方面的差距。此外,研究人员还将对卫生、农业和其他部门的政策制定者进行深入访谈,了解他们对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的看法。

研究发现将作为政策建议的基础,聚焦于如何改进流程和程序以降低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风险。

杜蜜珂博士表示:“我们的研究还旨在影响全球层面的政策。我们希望这些信息将有助于加强低收入、中等收入以及高收入国家针对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的制度和实践。”

世界卫生组织亚太地区卫生系统和政策观察站( APO)是政府、国际机构、基金会以及研究机构的合作伙伴。自2014年以来,昆山杜克大学成为APO选定的研究基地,与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复旦大学、越南河内公共卫生学院和香港中文大学等高校机构合作,进行卫生政策和卫生体系的相关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