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水乡》纪录片团队 | 昆山杜克大学

对话《水乡》纪录片团队

编者注:学生电影制作人、昆山杜克2022届本科生杜月秋 (Rachel Darius) 最近发布了她的首部纪录片,记录了巴城这座历史古镇的风貌人情。杜月秋和她的摄制团队向我们讲述了他们的制作这部纪录片的经历。

杜月秋 (RACHEL DARIUS):从孩童时期开始,我就对水有一种自然而然的亲近。坐在水边会让我远离尘嚣。我周围的世界似乎从未停止过。

大家好,我是杜月秋,纪录片《水乡》的幕后主创人员。

《水乡》是一部短纪录片,讲述了昆山的一个水乡古镇,在近年来的经济发展下,生活发生的变化。

纪录片的灵感要追溯到2019年4月,当时我的一位教授建议我做一个关于水乡的视频项目。经过一番调研,我决定把目光投向巴城,一个离昆山杜克校园大约15分钟车程的水乡小镇。对我来说,这个纪录片是一个长期独立研究课题,属于昆山杜克创新与跨学科研究与创意艺术项目。视频从开始到完成大约花了一年的时间。

我是这部短纪录片的导演、解说员、剪辑师和摄像师。在制作过程中,我的朋友和教授们给了我很多的帮助。

陈孛 (MARK):在这个项目中,我的角色是翻译和采访者。

黄碧慧 (HONEY):我帮助 Rachel 拍摄和翻译字幕。

卢映竹 (RUDY):我帮助翻译和寻找采访对象。

杜一楠 (NANCY):我负责录音,以及寻找采访对象。

REMINGTON GILLIS: 我录了很多音频,身上总是背着很多包,在遇到困难或者电池没电的时候,我想尽办法提振团队的士气。

DARIUS: 在制作过程中,我遇到了很多困难。首先,这是我拍摄的第一部纪录片,所以我必须想好怎么去拍。从创意上,我必须构思一个有趣的方法来讲述这个故事,毕竟可能没有多少人会对这个话题感兴趣。

卢:有时候,我们很难找到愿意接受采访、并且在镜头前表现自然的拍摄对象。

杜:很多人不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所以,我们必须用其他方法去接近他们,才能得到想要的答案。


《水乡》纪录片截图

卢:我们要走近对方,尽量和拍摄对象进行真实、深入的对话,详细了解他们的背景故事,而不是只是被动地一问一答。

GILLIS: 有一次经历特别有趣,我们去了一家大衣工厂,我真的很想买一件大衣。我一生的梦想就是能穿上一件超长款的大衣。那里只有两件大衣适合我的尺码,工厂的人一直说:“喔,这个高个子老外,这个高个子老外。” 我觉得自己像大怪兽哥斯拉,大家都在笑我。最后我还是买到了满意的大衣,总算有个好结果。

黄:在为Rachel拍摄其中一个蒙太奇镜头时,我要跟焦连续拍摄她手持摄像机的镜头。我们拍了一遍又一遍。跟焦连续拍摄行进中的人确实太不容易了,而且她走路的节奏与我并不同步。我得时刻跟上Rachel,同时还要确保镜头对焦。

陈:我觉得在整个项目中,对我来说最棒的时刻是我终于在YouTube上看到这部纪录片的时候。

GILLIS: 终于看到最后的成片了。坐在离Rachel三个座位远的电脑室里,看着她剪辑镜头、看到粗剪是一回事,看到成片完全是另一种震撼。

DARIUS: 我觉得对我来说,最棒的时刻是看到Remi和Mark在巴城拍摄的时候有多开心,当时是他们第一次去巴城。我的心情有点儿像个自豪的老母亲。

陈:对我来说,最棒的是用上我们在学术英语课 (EAP) 上所学到的如何与人交流的技巧。

杜:我第一次通过亲身体验到,如果把录音设备斜放到采访者的肩旁,声音效果是最好的。


《水乡》纪录片截图

DARIUS: 我原本的构思是讲述一个人的巴城故事,跟着这个主要人物进行拍摄,但是没有实现。所以最后我不得不把这部纪录片拍成关于我的个人旅程,记录我在这个完全陌生的水乡探索发现的故事。

陈:如果让我再拍一次,我一定会努力提高与拍摄对象进行沟通的技巧。

GILLIS: 我会随时带着80块备用电池。

DARIUS: 一,希望有更好的音频效果,二,希望有更稳定的拍摄效果。由于纪录片的大部分场景都是手持拍摄,这样就无法使用三脚架,所以很多镜头都“晃”得厉害,尤其是我边走边拍的时候。

对大一新生和打算以媒体与艺术为专业的同学,我的建议是,要乐于尝试新的事物,一旦你有了想法,就要勇于付诸行动。

陈:要有耐心。当你有了想做的事,就可以围绕这个项目来制定计划,最重要的是你要耐心、认真地付诸实施。而且要时不时地对项目进行调整,确保项目得以完美地实现。

GILLIS: 行动起来,现在就开始。开始拍照、拍摄视频,写些什么,因为你永远不可能一上手就能做到非常出色。你必须从现在就开始实践,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你会做得非常出色。但是如果你不开始行动的话,就永远也无法达到目标。

欢迎在微博观看团队摄制的《水乡》纪录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