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门课都对我影响深远 | 昆山杜克大学

每门课都对我影响深远

昆山杜克大学的本科生们在大二即将结束时开始选择专业。来自萨尔瓦多的 2022届本科生 Alberto Najarro 讲述了他选择环境科学专业(公共政策方向)的缘由。


2022届本科生 Alberto Najarro 和同学 Caroline Robbins

刚入学昆山杜克时,你最想学哪个专业?

我原本计划主修经济学(国际政治经济学 - 经济学方向)。我在高中时学过经济学,很喜欢。此外,我对经济学和政治学的交叉领域非常感兴趣——现在仍然如此,尤其是在国际层面。因而我先前一直都认为国际政治经济学是最适合我的专业。

昆山杜克大学的哪些课程对你影响最大?

我知道这么说有些老套,但我确实觉得昆山杜克大学的每一门课程都对我产生了巨大影响。例如,Emily McWilliams 讲授的现代世界的伦理与正义 (Ethics & Justice in the Modern World);Ben Schupmann 共同执教的社会科学基础问题 (Foundational Questions in Social Science);Benjamin Anderson 讲授的全球健康导论 (Introduction to Global Health);James Miller 共同执教的公共基础课中国与世界 (China in the World),David Landry 讲授的国际政治经济学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 等等。这些课程都让我增长了见识,填补了我的知识空白,加深了我对各种问题的理解。

在我看来,以上每门课程都对学生产生了积极影响,其中最为关键的原因就是优秀的教授。教授们非常希望我们能够学有所得,学有所用。他们投入很多时间,在课后与学生们长时间交谈,深入了解每位学生的个人经历。昆山杜克大学通识博雅教育的最大好处之一就是小班制教学,这让我可以和教授们建立密切的关系,即使只是选修过一门她/他的课。

教授和学业指导老师对你的专业选择有多重要?

有些教授在我的专业选择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无论是在课堂上回答我的提问还是倾听我的担忧,这些教授都对我的专业决定产生了积极影响。曾经一度,在修习某门经济课时,我开始犹豫这个专业是否真正适合我。当时即便已经付出努力去学习,我仍然不是很理解课程材料。好在这个经历并没有妨碍我继续深入学习经济学知识,我在那之后又选修了两门经济学课程,并且在秋季学期又注册了一门。然而,这确实让我开始思考毕业后想做些什么。

我非常感激自己的“官方”学业指导老师 Jennifer Kuang 和“非官方”学业指导老师杨师睿 (Terry Yang),两位老师都来自本科生学业指导办公室,在我的学业相关决策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在黑暗的时刻,他们是一道光,帮助我更好地接纳自己,推动我去探索自己的激情所在。我记得,在上了那门并不非常愉快的经济学课程后,我开始怀疑自己一直以来所规划的学业道路。是他们帮助我意识到这不是世界末日,鼓励我不要让单次经历重新定义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这样对我自己不公平。

我的专业选择取决于很多因素。课程、教授以及学业指导老师肯定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此外,我还受到了其他因素的影响,比如研究兴趣,与朋友的交流激发了我对某个未知领域的好奇心,职业道路考虑,可能的硕士项目等等。

昆山杜克大学的课程设置有一个奇妙之处,那就是你可以探索不同课程在知识内容上的联系。我在四门以上的课程中学习了一组阅读材料:哈丁的《公地悲剧》(Tragedy of the Commons) 和奥斯特罗姆的《公共事物的治理之道》(Governing the Commons),其中的内容非常吸引我,并影响了我的专业选择。这些文章以独特的方式讨论了自然资源的重要性,并提出了不同的方法 (政策) 来评估可持续性的问题。

你选择环境科学专业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我最终选择了环境科学专业(公共政策方向),因为这个专业方向囊括了我感兴趣的许多东西,不仅仅是在职业道路的选择上,还在我的个人层面。我认为科学对决策很重要。我想成为一名懂科学的决策者,这个专业方向聚焦于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因为两者都不容忽视。此外,我认为攻读公共政策可以为我提供有力的工具,帮助我思考可能的方案并做出最佳决策。

目前越来越重要的是,如何保证对环境所造成的人为变化不会继续对人类和环境产生负面影响。同样重要的是减轻我们已经看到的有害影响。环境问题本质上是全球性和跨学科的,这些问题可不管什么国界或研究领域。昆山杜克大学提供了合适的教育资源,得益于其独特的通识博雅课程设置,让我可以全面扩展如何应对环境问题的知识。

毕业后,我想继续我计划在大三开始的事业。随后我想去读研究生,攻读环境经济学硕士学位,这些只是初步想法,也可能会改变。

你觉得通识博雅教育有哪些好处?

除了小班制教学,我认为跨学科学习非常重要,因为大多数全球性挑战也同样涉及各个不同领域。因此,对于一个全面发展的学者来说,对不同的研究领域至少有一定的了解是很重要的。大量的课堂讨论也提高了我的口语交流能力。教授要求我们积极发言,这也推动我形成自己的观点,并且高效地进行表达。

我选修的课程跨越多个不同的领域,有些是在传统的大学里我可能永远也不会选修的课程。这扩展了我的研究兴趣,启发我重新定义自己的激情所在。

请前往昆山杜克大学本科学位项目网站,了解更多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