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的回国之旅 | 昆山杜克大学

疫情期间的回国之旅

编者注:在今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之时,汪舒怡与先生和两个年幼的孩子身在美国。随后她历经一番波折、及时回到中国,主持了昆山杜克大学于8月27日举办的研究生开学典礼。


汪舒怡主持昆山杜克大学举办的研究生开学典礼

文 | 汪舒怡
研究生项目和招生主任

在5月初研究生毕业典礼之后我就开始咨询机票准备回国。那个时候民航局的“五个一”规定(一个航司一个国家一个航点一周一班)已经实行了一个多月,中美之间的航班十分有限,一票难求。许多人选择从日韩或者欧洲转机,但是就连这样的转机机票在机票代理那边也卖到了5万到7万一张单程票。这个价格和平时3000-7000元的中美往返票差距太大,因此我决定继续观望。可是在经过半个多月从各大论坛上的讨论中发现,大量的人群有回国的刚性需求,比如签证即将过期的的毕业生和访问学者,来美探亲的父母等,我开始尽快为机票作打算。

由于8月份的研究生开学典礼,我把回国日期定在7月份。那个时候,各大航空公司7月份回中国的机票都已告罄,唯一还在售卖的是从吉隆坡回上海的机票,因此毫不犹豫买下,同时买了从美国到吉隆坡的转机机票。由于多次转机,该路线长达60小时。

对于中国公民,航空公司要求在登机前14日进行每日健康状况的填写(主要为体温和流感症状)。为了安全起见,我们甚至提早一个月每日两次填写保证健康码能及时出现。在经历两次机票取消和修改后,7月24日一早,我们提早3个小时抵达纽约纽瓦克机场。由于我们的航班经过日本和马来西亚回到中国,航空公司特地开辟了一个柜台处理这类多国转机的特殊航线。就在我们觉得一切顺利,安心等待上飞机的时候,地勤人员通知我们这趟到日本的飞机机舱进水,在经历3个多小时的等待,航空公司还是通知该航班取消,乘客可以改做第二天的航班。这对于我们完全不可行,第二天出发势必将错过一周一班的吉隆坡回上海的航班。

在和航空公司沟通了5个多小时,意识到他们无法为我们安排其它航班回国后,我们求助了学校。在学校的帮助下,我们咨询了几个机票代理,最终买到了27日从荷兰转机的机票。

在经过焦灼的72小时等待后,我们终于坐上了从纽约到荷兰,以及荷兰到上海的航班。当飞机在上海降落后,悬了两个多月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虽然在机场进行核酸检测和入境流程时间漫长(4-5个小时),但与之前准备回国的忐忑等待相比不值一提。

--

“我和我先生分别带着一个孩子进行隔离。当两个孩子想进行玩具交换,我们就分别把玩具放在门口的小桌子上,跟楼层值班的志愿者招呼一声。几分钟内,玩具调换已经完成。- 汪舒怡,研究生项目和招生主任

--

随后我们在机场乘坐大巴,一小时后抵达位于上海嘉定区的隔离宾馆,维也纳酒店。出于健康考虑,每个人必须单独隔离,只有老人和孩子可以与成人共享一间房间。该酒店也不允许外卖,但允许快递。每日三餐在固定时间内发放至门口的小桌子上,同时我们也可以把房间内的垃圾放到门外。医护人员每天早晚两次都会在房间门口测量温度进行记录,并在我们入住第五天进行第二次核酸检测。其它时间大部分为志愿者进行维护和服务。虽然是志愿服务,志愿者们都非常尽责。我和我先生分别带着一个孩子进行隔离。当两个孩子想进行玩具交换,我们就分别把玩具放在门口的小桌子上,跟楼层值班的志愿者招呼一声。几分钟内,玩具调换已经完成。

隔离期间的餐标是50元一人一天,早餐花样繁多,午餐晚餐三荤一素外加饮料或水果或酸奶,口味和性价比都很不错。最关键是省心,在美国的时候由于疫情,我们不敢外出餐饮,去超市或者网上采购食物也是再三消毒防范,心理压力极大。隔离期间反而觉得轻松很多,每天只需工作或者阅读,安心等待隔离结束。

经历这么多以后我觉得能给予的建议就是放弃幻想,早日回国才是正解。4月份美国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觉得回国隔离麻烦,机票也紧俏,想着再过两个月一切就能像国内一样恢复正常,就没有及早筹划。但随后才发现机票供给并没有增加太多,反而积压了更多需求,而且美国疫情不见好转,国内的防疫不能松懈,隔离并不会免除甚至要求更高(如登机前的核酸检测)。目前各大航空公司10月底甚至年底的机票已经告罄,如果需要买到更早的应通过航空公司的预约服务或者找机票代理代劳。希望大家隔离期间调整心态,尽早恢复正常的工作和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