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是防治未来传染病情出现的关键 | 昆山杜克大学

合作是防治未来传染病情出现的关键

2021年3月2日

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造成了巨大的破坏,而且新冠病毒很明显不会是最后一种人畜共患病。近年来,人畜共患疾病的暴发愈发频繁,对人类的威胁越来越大。

目前,包括昆山杜克大学和杜克大学科研团队在内的一些科学家以及政策制定者们已经将注意力转向防止此类大流行病再度爆发。他们认为,“大健康”模式 (One Health),即涉及从农民到政治家再到科学家等社会各方进行全球合作的跨学科医疗卫生策略,可能会是解决这个问题的答案。

昆山杜克大学传染病流行病学家、科学与全球健康助理教授本杰明·安德森博士 (Benjamin Anderson) 表示:“我们发现,以前的政策是在‘孤岛’中制定的,而没有进行跨领域整合。这可能会造成资金缺口,或者导致只优先考虑了(疫情处理中的)某一个领域。”

相比之下,“大健康”模式强调合作,并且“能够捕捉到所有三个风险领域——人类、动物和环境的病毒传播风险”。


本·安德森(左)在一家养猪场使用生物气溶胶取样机寻找空气中的病毒

杜克大学医学、全球健康和环境健康教授格雷格·格雷博士(Greg Gray)认为,大流行病对人类的威胁越来越大,这种威胁由多种风险因素驱动,包括人、动物和货物的快速流动、近距离空间内动物和人类密度增大、土地使用变化以及气候变化等,而我们对此几乎无能为力。

新冠疫情之前已经有数个传染病爆发事件,包括2002年至2004年间造成774人死亡的非典型性肺炎SARS疫情;2009年墨西哥爆发的新型猪流感病毒疫情,致使全球累积病例达到约6800万,到2010年底仅美国死亡病例至少为12,469人;2012年在沙特阿拉伯爆发的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疫情,截至去年10月已造成27个国家881例死亡(此病毒仍在传播中)。

格雷博士表示,一直以来,应对传染病的方法都是“打地鼠”模式,各机构和行业各自为政,有时还存在利益竞争。包括政府和国际机构在内的主导力量都把精力放在如何控制最近爆发的疫情上,而没有考虑更长远的问题。

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巨大破坏表明了这种方法的失败之处,自此,各方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更持久的努力上,希望可以阻止下一场大流行病的爆发,或至少让各国能够准备得更为充分。

杜克大学研究人员所倡导的“大健康”策略,旨在通过地方、国家和国际层面的跨学科合作,预先阻止新的疫情爆发。从实际情况来看,这将意味着在某些领域可能存在竞争目标的个人、组织和机构,需要为了共同的利益而协同合作。

为防止新疫情爆发,各方,包括农民、商贩、兽医、科学家和政治家等,需要建立一个网络,监测病毒的出现,针对构成威胁的病毒展开进一步的研究,发展基础设施,以提供治疗和疫苗,并在必要时让公众参与其中。

杜克大学“大健康”团队已经通过分布在14个国家的30个项目参与了这一进程的第一阶段工作。研究人员使用包括生物气溶胶采样(使用仪器从空气中提取病原体)等方法来发现和监测疾病热点地区(如活畜市场)的病毒,并培训当地科学家,分析潜在的生物威胁。

格雷博士表示,目前世界上有170多万种病毒以及600多万动物,将其全部监测将是一项太过艰巨的任务。但杜克“大健康”团队认为,可以将工作集中在最有效的地方,即近距离空间内人和动物密度大的地区,从而将成本和所需资源降到最低。这将使“大健康”模式在成本方面更容易接受,因此更具可持续性。

病毒变异后从动物传到人,然后再实现人际传播,通常需要几十年的时间,这意味着在病毒开始传播之前,我们将有很大的机会阻止疫情爆发。而且,就算病毒已经开始人际传播,防治人员也能有相关科学研究和基础设施来防止全球大流行病的发生。

“大健康”方法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世界卫生组织(WHO)已经将其应用于某些健康项目,英国和美国政府也已经采用“大健康”模式来处理食品安全等复杂问题。

安德森博士认为,改为使用“大健康”方法来应对病毒疫情爆发,将是一个合乎逻辑的转变。

 “我认为,随着我们最终战胜新冠病毒疫情,各国和国际组织可能会就如何实施‘大健康’模式展开更多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