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投资管理合伙人:趁年轻,去冒险,去失败 | 昆山杜克大学

腾讯投资管理合伙人:趁年轻,去冒险,去失败

2019年5月29日

5月17日,昆山杜克大学举办管理学硕士项目(MMS: Duke Kunshan)毕业典礼,向 58 名毕业生授予了杜克大学富卡商学院的管理学硕士学位证书。富卡商学院校友、腾讯投资管理合伙人及腾讯投资并购部总经理李朝晖在毕业典礼上致辞,鼓励2019届毕业生去尝试冒险,经历失败;面对万千选择,保持专注;以及,真诚地对待自己的内心。

以下为李朝晖演讲节选:

非常感谢富卡商学院威廉·博尔丁(William Boulding)院长对我的热情介绍,感谢昆山杜克大学常务副校长丹尼斯·西蒙(Denis Simon),感谢所有尊贵的来宾以及全体教师。最重要的是,感谢在座所有管理学硕士专业的2019届毕业生、以及你们的父母、家人和朋友。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刻,你们经过一年的学习和奋斗,圆满完成了学业,今天就要正式毕业了,恭喜大家!

我听到了很多故事,知道这届学生有多棒,不管是个人还是团队,都非常努力进取;知道有同学也像十五年前的我一样,饱受估值建模知识点的折磨。我想这就是博尔丁院长邀请我担任毕业致辞嘉宾的真正原因吧——用最真切的例子来鼓励大家,即使在富卡商学院的“估值建模”或“金融衍生工具”课上表现不佳,你仍然可以在投资领域找到一份工作。

老实说,当博尔丁院长去年邀请我做毕业典礼致辞时,我感到压力很大。不仅是因为你们对我巨大的期望,也因为去年对我的公司和我自己来说是非常艰难的一年。博尔丁院长善意地提醒我,这种艰难的经历对个人成长同样具有非凡的价值。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确实有很多经历要分享,这就是我站在这里的原因。

我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孩子,在武汉生活到10岁,后来搬到北京,考上了北京大学。毕业时,我不知道自己未来想做什么,所以就去了宝洁公司。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在宝洁工作了4年后,我很高兴地意识到,我不适合销售和营销工作,于是申请商学院就成了自然而然的选择。

2002年夏天,我来到杜克大学富卡商学院。大家知道,那时正值“9·11恐怖袭击事件”后的第二年,美国市场仍处于互联网泡沫的中后期,很多同学都没能找到实习或全职工作。但幸运的是,同学们在一起待了这么长时间,所以颇交了几个终生好友。毕业后,我加入了诺基亚公司,在英国和中国两地工作了三年,然后在谷歌工作了大约两年,从事了多个产品和商业拓展工作。2008年,就在谷歌退出中国市场之前,我加入了德国媒体巨头贝塔斯曼,为其在中国设立了第一只投资基金。两年后,我离开了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开始了在腾讯的旅程。

腾讯投资团队成立于2008年,我是该团队的第五名成员。现在,我是这个团队的管理合伙人和联席负责人。我们现在有60多名专业人员,每年投资超过100亿美元,在全球投资了700多家公司。由于我的独特工作经历,我有幸在早期认识了多位非常成功的创业人士,然后观察他们的成长。毕业是大家走上职业舞台的开始,所以我想每个人都希望得到一些如何实现成功的建议。

但今天,我想要讲的不是家长们对你们的成功期待,更不是你们对成功的自我期待。我想谈谈失败。

经历失败,越早越好,越快越好

我给大家的第一个建议是,走出你的舒适区,去冒险,去经历失败。要知道失败总是难免的,所以要尽早失败,尽快失败。人们都喜欢听成功的故事,因为它们非常励志,甚至富有传奇色彩。而失败是悲伤的、黑暗的、痛苦的,与成功形成鲜明的对照。但这就是我们成长的方式。作为一名投资人,我总是喜欢询问创业者的失败经历,因为失败最能反映一个人的潜力。问题不在于他们如何失败,而在于他们从失败中学到了哪些教训。

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个关于我自己的“悲惨”往事。在职业生涯的早期,我已经意识到销售和营销行业并不适合我。我喜欢在小团队里和大家一起迎接智力挑战,所以咨询业似乎成为了上佳的职业选择。我开始准备面试时必考的案例研究,提高英语水平,抓住每个机会去建立人脉关系。在富卡商学院的两年里,我参加了美国几乎每家咨询公司的面试——德勤大西洋城办公室、麦肯锡纽约办公室、波士顿咨询公司总部、摩立特咨询芝加哥办公室等等,但是无一例外,都失败了。

这个过程持续了将近四年。我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痴迷于咨询业,以及是什么驱使我屡败屡战。十五年后,回顾当时的经历,我可能会说,另一条职业道路给了我类似的、甚至比咨询更好的机会。例如,在诺基亚和谷歌的工作经历让我从很早就开始积累中国移动互联网的行业经验,而中国的移动互联网是目前技术和消费创新最完备的领域之一。更重要的是,我学会了如何为一个小机会做好充分准备,如何激励自己并采取积极主动的态度。最后,当坏消息来临时,我学会了如何安慰自己,永不言败。话虽如此,当时确实是一段非常痛苦的经历。

投资的本质是冒险。如果一个风险基金公司从来没有过失败的项目,那一定是他们没有去承担足够的风险。个人成长也是如此,错过一个大趋势比犯错更危险,尤其是在职业生涯的早期。不要把自己局限在别人的榜样或期望中。如果你能确切地看到十年后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子,那你就需要考虑做出一些改变了。否则,你要么很快就会感到无聊,要么就会在这个过程中被抛弃。

面对万千选择,保持专注

刚毕业时的我,和今天毕业的你们所处时代的最大差异,可能是在于机会的多样性。虽然人们现在总是谈论社会固化,如今从车库开始创业有多么艰难,但是,我见证了滴滴在短短5年内从一家14人的公司成长为550亿市值的出行巨头。你们今天的选择不在于从事市场营销还是从事金融工作,而是真正成为你想成为的人。你可以选择一份稳定的工作,也可以开间小公司,为自己打工,或者你也可以在风险投资的支持下创立一家巨头企业。这些都是我们那个时代闻所未闻的选择。

但是,面对所有这些选择,我的第二个建议是请保持专注。专注成就卓越。今早来昆山杜克大学的路上,我听说伟大的建筑师贝聿铭先生去世了,享年102岁。他从二十七岁开始职业生涯。请大家猜猜他一生设计了多少栋建筑?只有26个。

我可以再举一个例子。大家知道腾讯是一家游戏公司,但大多数人不知道我们的高管团队在游戏方面有多投入。我们的首席战略官是高盛公司纽约分公司的前任董事总经理,他和腾讯负责游戏业务的副总裁都是硬核游戏玩家,会尝试每年推出的几乎所有新游戏。我们的总顾问和总裁都是《皇室战争》手游全球排名前30的玩家。这款游戏的开发商Supercell的CEO非常震惊,他甚至在后端核实他们的分数,看是否有作假行为。在过去十年里,我们每年投资大约二十家游戏公司。所以即使我本人不玩那么多游戏,我也很清楚一家好的游戏公司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我看过很多有才能的人因为不够专注而失败的例子。我的主要职责之一是界定腾讯的投资范围,或者简单地说,就是不做什么。我可以保证,许多机会看起来很有吸引力,但只有理解最深的人才能真正做成。同时,专注是团队工作的基础。为什么富卡商学院的学生们如此强大?因为总有人知道一些你所不知道的事情。让这种互补关系发挥作用的最好方法是首先真正了解你的领域。专注的人只和其他专注的人一起工作。


腾讯投资管理合伙人李朝晖在富卡商学院院长威廉·博尔丁、昆山杜克大学常务副校长丹尼斯•西蒙等人的注视下发表毕业典礼致辞。

真诚地对待自己的内心

最后一个建议是,保持真诚,特别是保持对自己的真诚。这与绝对真理无关。作为一名投资人,我每天都会看到有人在对我“撒谎”。我从不责怪他们,我理解,一间公司的CEO责任重大,他需要安抚投资者、筹集资金、激励员工、落实项目。很多时候,他们不得不为商业伙伴或家人“画大饼”,以获得支持。

可问题的关键在于,他是否能够诚实地面对自己。生命是一个反思的过程。当冒险走出舒适区时,我们通常都会有受挫感;当你深入学习知识时,你会意识到自己还有哪些不足之处。用过于乐观的态度掩饰压力或紧张是人类的天性,就像孩子对父母隐瞒没考好的成绩一样。但是,这种做法可行吗?从长远来看,可能反而会得不偿失。

我见识过一种类型的CEO,我称他们为“冷血思考者”。因为他们会采用第三方视角,冷静地分析自己、公司、市场、团队、竞争,无论好坏。大多数情况下,分析之后,他们会制定具体的执行计划,设立明确的目标和衡量标准。很多问题根本没有答案,所以需要多年的时间来测试和验证。

幸运的是,我不会要求在座的毕业生也这么做,因为这对大多数正常人来说太难了。我想让大家知道的是,不管有多难,你总是可以对自己保持真诚。我还想让你知道,这通常是一个非常痛苦的经历,漫长而孤独,充满恐惧、怀疑和软弱感。但是不要害怕,很多人也有同样的经历。而且一旦你经历了,你会变得真正自信和坚强。

十五年前,债券之王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是我那一届富卡商学院毕业典礼的致辞嘉宾。我还清楚地记得他的话:“你们都必须更努力工作、工作更长的时间、接受更低的工资。”我真的希望自己能像比尔·格罗斯那样给大家如此简单明了的建议。但是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复杂。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将在二十年内取代大量的工作岗位,但是,我们做好准备迎接创新驱动的社会以及新的劳动环境了吗?生物科学将显著延长我们的寿命,让我们活到一百岁,甚至一百五十岁。但是,地球资源有限,我们会面临更多的环境问题。所以,对大家来说,重要的是心怀勇气,对未来谨慎乐观,对自己真诚。这是你在未来,在你的职业生涯中,以及最重要的在你的生活中,克服所有这些复杂问题的惟一方法。

回顾往昔,在富卡商学院度过的岁月对我的一生都有不可小觑的意义。很高兴你们做了和我一样的决定。我衷心希望大家在这里学到的技能、在这里结交的朋友能在未来的岁月里帮助你、陪伴你。

祝在座的各位都事业有成,谢谢。2019届,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