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杜克国际论坛成功举办 聚焦中美高等教育合作 | 昆山杜克大学

2019杜克国际论坛成功举办 聚焦中美高等教育合作

2019年12月19日

12月16至18日,2019杜克国际论坛在昆山杜克大学成功举办。本届论坛由昆山杜克大学中国创新研究与培训中心主办,以“迎接中美高等教育合作新时代”为主题,汇聚了二十余位中美高等教育领域的教育者、学者、以及政策制定者齐聚昆山,共同探讨中美高等教育的合作框架与未来战略。

昆山杜克大学常务副校长丹尼斯·西蒙(Denis Simon)首先致欢迎辞,他表示,“杜克国际论坛希望提供一个出发点,让我们来探讨接下来中美高等教育合作的方向。继中美高等教育合作开启40年之后,我们希望形成一些新的视野,也希望中美双边合作能够继往开来,克服当前的种种挑战。”

昆山杜克大学校长冯友梅在致辞中表达了对中美高等教育合作的期待。“中国高等教育四十多年来迅猛发展,尤其在适应多层次大众化教育需求,以及高水平一流大学建设方面,取得了突出成绩。中美两国教育交流合作在促进解决区域发展问题,进而进一步解决世界发展面临的重大挑战性问题方面进行探索,大有可为。”

在中美校长对话环节中,来自美国杜克大学、凯斯西储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南京大学、上海纽约大学的五位校领导向与会者分享了对于中美教育交流中存在的机会与挑战的见解。

对于和武汉大学学联合创办昆山杜克大学,美国杜克大学公共事务与政府关系副校长迈克·舍恩菲尔德(Michael Schoenfeld)表示:“通过这个机会,我们把美国的大学和中国的教育体制结合在一起,把两者的教育经验加以善用,从而提升教育的发展。同时,这给杜克大学也注入了活力。随着人员、教师、学生的共同努力,这样一个合作给杜克大学带来了很大影响,也给当地社会带来了很大影响。”

谈及中外合作大学办学中的挑战,上海纽约大学校长俞立中表示,“最大的挑战在于把本来不兼容的系统变得兼容,不仅是教学大纲,还包括价值观等。很多人对合作办学的认识有误区,以为这只是两所大学、甚至两位大学校长的事。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合作双方的背后都有很多的利益相关者,包括教授群体、董事会、律师、政客、媒体等等。双方必须相互了解,了解彼此面临的问题是什么。因此,充分的沟通很有必要。合作办学也需要学会在不牺牲教育原则的基础上让步。面对差异,没有双方的让步就无法前进。当然,有一些问题是不能让步的,那就是法律法规和大学的原则。”

南京大学国际事务副校长王振林在对话中提出了三点对于中美高等教育的体会,包括双方应当相互包容,相互交流,“大学思想的源泉来自于科学”,双方应共同成为科学传播的载体;双方合作应适应中国经济的发展,应努力在更高水平上开展深度合作;以及保持向他人学习的心态,学习他人的人才培养模式,学习“怎样帮助当代大学生树立更好的价值观,让他们对社会更有担当”。

此外,数十位教育者、学者及政策制定者分别就宏观角度看中美高等教育合作,中外合作大学,学术交流与人才培养,中美教育合作中的关键议题,以及展望未来这五大主题发表了精彩观点。

中美高等教育合作经历数十年发展,已成为当今最重要的双边合作之一。港美中心主任、香港中文大学教育管理与政策兼任副教授格林·夏夫(Glenn Shive)对1979年至2019年这四十年间的中美教育交流做了回顾。他表示,中国和美国都希望提振基础设施,也希望进行大规模相互的访学项目,历经30年的冷战、彼此间不对话,终于有一天,一个全新的时代开启了。两边政府开始不断给予签证的便利,铺桥架路,保证最初的一批互派学者顺利开始学业。这些人成了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他们确保了中美高等教育合作的根基——阳光总是普照的,第二天总是有新的阳光。

在中国,短短十几年内,中外合作大学的模式从无到有,成长迅速。昆山杜克大学常务副校长丹尼斯·西蒙向与会者分享了昆山杜克的办学实践。他表示:“昆山杜克大学的创建,是基于对教育未来发展的深入思考。昆山杜克带来的是博雅通识教育,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模式培养学生敏捷的思维;同时我们带来了全新的教育体系、课程,希望不仅仅能给中国的大学带来新的活力,同时也影响到美国大学的办学方法。这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机会,我们期待通过这样一所大学给中美教育带来影响。”

作为中国创立最早的中外合作大学之一,宁波诺丁汉大学已有十五年办学历史。宁波诺丁汉大学商学院创新学教授曹聪分享了宁波诺丁汉在研究型大学间开展教育合作的成果。“我们和中国的大学、研究院建立了非常广泛的合作关系,这样的关系也帮助了我们在国家层面、省级层面申请经费。种种努力后,我们的论文开始广泛地发表在领先的期刊中,包括《科学》和《自然》杂志等。五年前我们的出版论文量每年只有137篇,但是现在已经达到了每年400篇。”

全球化智库(CCG) 创始人、理事长王辉耀从中国人才需求的角度出发,分析了中美教育合作的重要作用。他指出,全球化第一阶段的货物流动已经非常自由了,第二浪潮的资本流动带动了人才流动,成为了现在人类历史中最大规模的全球化人才流。“人才的流动对于两个国家都是有好处的,很多人都讲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人数已经到达了历史新高,这是一个现象级的现实,也许这可以最好地代表全球化。”现在许多国家都面临着“人才赤字”,促进人才全球化就变得尤为重要。人文交流是促进人才流的重要因素之一,尤其是学生,代表了全球化中的一个软实力。

中国青年对中美高等教育留学的态度在四十年间发生了不少的改变,美国南加州大学政治系教授、东亚研究中心主任斯坦利·罗森 (Stanley Rosen) 对此作了一番回顾。他对比了过去40年来中美关系在政策,教育,文化等领域中的变化。

布鲁金斯研究所 John L. Thornton 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李成分析了中美教育交流的广阔含义,他说道:“美国的经济,科技,军事实力可能都在受到中国的影响,这是美国经济学家所做的研究,是大家共同认可的经济趋势。”他指出,我们需要用教育去扩大人类的智慧与同理心,从而改善目前中美关系的局面。

夏威夷大学中国研究中心副主任任友梅(Cynthia Ning)从孔子学院出发,阐释了如何建立跨文化理解。任友梅表示,在中美关系较为争议的阶段,孔子学院遭遇了许多困难与挑战。尽管如此,孔子学院仍在努力推行跨文化交流。中文教学之外,每个孔子学院也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比如医学和音乐等。她衷心希望,双方能够回到友好的关系状态,更多地去谈软实力,而不是锐实力。

美国《高等教育纪事报》高级记者、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高等教育研究中心研究员卡琳·费舍尔(Karin Fischer)与参会者分享了自己对于中美教育发展的见解。她指出,现在的很多大学教育忽视了开放与协作的初衷,使得学生的流动性,研究合作及其他广泛国际合作都受到了影响。在中美教育合作的问题上,卡琳认为,内部人士和管理人士需要把地缘政治问题同教育区分开;同时,教育者应履行自己的职责去协调双边关系。

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院长刘宝存对中国高等教育国际化进程中的新挑战与应对措施做了分析。他认为,高等教育的开放政策在全球化的进程中势在必行,中国在高等教育方面只会越来越开放和国际化,这也将提供更多中美高等教育合作和交流的机会。“我们应该精诚合作,携手共促教育的发展,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不仅仅是中国的责任,也是世界各国的责任。”

2019年是杜克国际论坛成功举办的第五年。自2015年起,杜克国际论坛分别聚焦跨境并购、中国与全球创新体系、绿色投资以及人工智能领域,在国际上获得了高度赞赏。未来,杜克国际论坛将继续关注热点领域,凝聚海内外业界领袖、专家学者、企业精英,为全球发展建言献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