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保护物种,我们需要保护关键的栖息地,而不仅仅是荒野

2018年9月4日
为了保护物种,我们需要保护关键的栖息地,而不仅仅是荒野

为了保护更多濒危物种,比如哥伦比亚的星额蜂鸟(starfrontlet hummingbird),我们必须保护适宜的地区,而不仅仅是更多的区域。(图片来源:Luis Mazariegos)

一些科学家建议,我们需要保护一半的地球面积,以保护地球上的大多数物种。然而,杜克大学领导的一项新研究指出,重要的是保护地的质量,而不仅仅是数量。

哥伦比亚的毒箭蛙(图片来源:Luis Mazariegos)

“许多的讨论提出,‘半球计划’是维持物种多样性的最低限度。但问题是,我们应该保护哪一半?” 本次新研究的主导者,杜克大学尼古拉斯环境学院保护生态学教授Stuart L. Pimm说道。

“国家政府偏向保护‘荒野’地区——这些地区通常比较偏僻、寒冷以及干燥。不幸的是,这些地区通常只存在相对较少的物种。”Pimm教授说。“我们的研究表明,即使保护了全球差不多一半的荒野,被保护物种也不会超过目前为止能够保护的数量了。”

Pimm教授和来自巴西以及中国的学者合作进行了这项研究。他们指出,为了保护尽可能多的濒危物种,特别是保护分布区很小的物种,政府应该扩大保护重点,优先保护现有荒野、公园和保护区以外的关键栖息地。

中国昆山杜克大学环境科学助理教授李彬彬参与了这项研究。她说:“如果我们希望最大化地阻止物种灭绝,应该根据要保护的目标物种选择适宜的保护区域,而不只是一味追求更多的面积,却忽略了保护地位置的重要性。”

研究团队将这项通过同行评议的新研究于8月29日发表在《Science Advances》期刊上。研究团队利用地理空间分析绘制了全球现有的保护区系统与科学家最了解的近20,000种哺乳动物、鸟类和两栖动物分布区的重叠程度。

中国的金丝猴(图片来源:昆山杜克大学李彬彬)

这项研究的另一位参与者、巴西生态研究所的Clinton Jenkins说:“我们发现,全球保护工作加强了对许多物种的保护——例如,在分布区最小的鸟类物种中,近一半物种的分布区现在至少有部分区域已经得到了某些保护——但关键的差距仍然存在。”

研究显示,这些差距在世界范围内都存在,包括在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如安第斯山脉北部、巴西沿海森林和中国西南部,即使政府保护了地球上多达一半的剩余荒野地区,这些差距也将继续存在。

Pimm教授说:“当然,有充分的理由保护大面积的荒野地区:它们提供环境服务。亚马逊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那里森林的消失可能会导致气候的巨大变化。但是为了尽可能多地保存生物多样性,我们必须找出保护不力的物种,这也是我们这项研究的要点,然后确定它们在哪里,这样我们就可以进行实际有效的保护。"

许多未受保护的栖息地位于受到人类影响的区域内,仅仅是小块土地,这使得它们失去了作为“荒野”被保护的资格。

研究团队的三位成员,Pimm教授、Clinton Jenkins和李彬彬,领导了非营利组织“拯救物种”(SavingSpecies),该组织与南美、亚洲和其他地区的当地保护组织合作,保护这些土地。

Pimm教授说:“‘保护半个地球’的方法为保护全球物种提供了一个鼓舞人心的愿景。然而,过于专注保护区的面积具有一定的误导性。重要的是质量,而不是数量。”

论文出处:《如何保护半个地球以确保能保护足够多的生物多样性》,作者:Stuart L. Pimm, Clinton N. Jenkins, 李彬彬;2018年8月29日发表于《Science Advan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