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些时间,发现内心真正的热爱 | 昆山杜克大学

花些时间,发现内心真正的热爱

2020年5月20日


昆山杜克的本科生可在第一年和第二年尝试丰富的课程

正文:
文 | 顾磊(Craig McIntosh)

刚入学昆山杜克大学时,来自美国德克萨斯州的本科生 Remington Gillis 立志在毕业后报考法学院。为此,她打算选择政治经济学专业,重点选修公共政策课程。然而,一门完全不相关的课程却帮助她找到了自己真正的激情所在。

学业指导老师建议 Gillis 在大一时拓宽自己的兴趣范围,于是她选修了电影剪辑212课程 (Film Editing 212)。她回忆道:“这门课简直棒极了。我意识到自己从小就非常喜欢电影。”即使在一年后,她仍然对当时的课题念念不忘,还会在 YouTube 上查找教程。

到了大二春季学期确定专业时,尽管选修了很多政治经济学课程,Gillis 还是决定攻读媒体与艺术专业。“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最后从事了自己并不喜欢的工作,那三十年后的自己将永远不会原谅现在的我。”

Gillis 仍在考虑毕业后报考法学院。“希望自己的媒体艺术专业以及这方面的知识,会让我从众多政治学专业的法学院申请者中脱颖而出。”此外,她也想试试进入电影行业或从事公关工作。

昆山杜克大学本科生在大二末确定专业,这让他们有将近四个学期和一个暑期的时间充分探索自己的兴趣。在此期间,他们可以选修不同的学术课程以及参加各种课外活动。在尝试了新的领域后,有些学生会认真考虑那些自己原本并没有打算选择的专业。

来自广州的本科生林海彤在入读昆山杜克大学时,倾向于选择媒体与艺术专业。但是在大一,她选修了综合科学和计算机科学的课程,主动走出了舒适区。

林海彤回忆道:“出乎意料的是,我喜欢上了这些课程,它们改变了我对自身能力的认知。”她最终选择了数据科学专业,尽管她在上大学之前从未写过一行代码。​


昆山杜克目前设置了15个本科专业,并在努力将专业方向扩展至更多的前沿领域

昆山杜克大学目前设置了15个本科专业,涵盖环境科学、全球健康、应用数学、伦理学与领导力、分子生物科学等跨学科领域。由于大多数专业都有多个学科方向,学生可以从39个不同的专业方向中进行选择。例如,全球健康专业设置了两个不同的方向:生物学方向以及公共政策方向。

目前,昆山杜克大学仍在努力将其专业方向扩展至更多的前沿领域。

当杜克大学与武汉大学合作设计昆山杜克的本科学位课程时,他们希望所有的专业都具有 “二十一世纪特有的侧重,将广泛综合的知识与深入的具体技术专长结合起来。” 昆山杜克大学本科课程事务与教师发展院长、杜克大学副教务长彭诺亚教授 (Noah Pickus) 表示。

他认为:“在昆山杜克,学生们不必在成为富有创造力的涉猎广泛的思想者和训练有素的学科专家之间做出选择,他们可以兼具两者之长。”

来自教授和学业指导老师的建议与支持

在大二学生选定专业的过程中,除了有多种课程可供探索学习之外,教授和学业指导教师也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来自北京的万睿涵在高中时很喜欢地理和环保知识,原本打算在大学里主攻环境科学。然而,他在大一时选修了政治和美国文化课程,这让他有信心去探索另一个兴趣领域:历史。

万睿涵回忆:“傅知行 (Zach Fredman) 教授告诉我,他的父母想让他学法律,但他坚持选择了自己感兴趣的历史专业,然后又到大学任教。我很感动,因为很少有老师和长辈鼓励我追求自己对艺术与人文学科的兴趣,而我的教授鼓励我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专业。” 万睿涵最终选择了美国研究(历史学方向)专业。


学术指导老师和教师,例如历史学助理教授傅知行 (Zach Fredman) ,会持续为同学们提供建议和支持

Gillis 在大二较晚时才决定转而选修两门媒体与艺术课程,她的学术指导老师想尽一切办法助她实现了这一愿望,授课教授还专门为她增设了一个选课名额。她表示:“我的教授相信媒体与艺术是适合我的专业,这让我感到备受支持。”

在昆山杜克,本科生学业指导办公室会为每位刚入学的新生分配一个主要学业指导老师,支持他们的学习。在选定了专业后,学生还可以请教本学科的专业负责老师,征求意见和建议,帮助自己发现问题和难点,并获得具体指导,创建自己的“标志性成果项目”(Signature Work)。

本科学业指导副院长托尔基·辛普森博士 (Tourgee Simpson) 认为:“我们的学业指导团队由教师和专职学业指导老师组成,负责帮助学生实现学业进步和个人成长。我们鼓励学生在大一和大二这两年尽情探索自己的学业兴趣,然后在充分考虑了读研或就业的前景后,慎重选定自己的专业方向。”

 “高质量的学业指导不仅仅涵盖课程和专业,更是以学生为中心打造独特的昆山杜克体验,有意识地让学生思考、讨论自己在课内和课外收获的进步。”

--

“我‘随机’选修了很多课程,这些是在传统大学里,我可能永远都不会选修的课程。它们让我拓展了自己的研究兴趣,激发我重新定义自己的兴趣所在。” -  Alberto Najarro (萨尔瓦多)

--

林海彤认为,学业指导老师和教授对她的专业选择发挥了重要的影响;同时,她也从大一大二期间参加的研讨会、工作坊、讲座和信息交流会中收获了很多启迪。这些活动让她更加了解不同的学科和就业方向,例如,推动女性从事科研工作的活动。

课外活动也很重要。课业之外,本科生还可以通过各种学生社团和组织、研究中心以及非学业相关部门组织开展的丰富活动,进一步挖掘自己的兴趣。

来自成都的陈孛回忆,他原本计划选择理科专业,主攻化学,但是在帮助人文研究中心制作一个 Vlog 视频后,他产生了新的兴趣。

陈孛表示:“那是我第一次接触视频制作。我马上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开始自学摄影、剪辑、调色等。我选择媒体与艺术专业,是因为热爱。我喜欢和同学们一起做项目,喜欢那种‘三人行,必有我师’的感觉。这个学习过程棒极了。”

通识博雅教育模式

昆山杜克大学本科学位课程的主要特色之一是允许学生花上近两年的时间探索跨学科课程,其目的是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以及解决问题的能力,并且建立广泛的知识基础。

一些学生在探索之后会改变最初想要学习的专业方向,但也会有学生在探索后,更加强化了自己对某一学科的兴趣,同时加深了对该学科与其他领域之间联系的了解。

来自尼日利亚拉各斯市的 John Aniekan Lewis 在高中时就学习了经济学,并有志于进入政治领域。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想在大学里学习政治学和经济学,但在大一和大二时还是选修了不同学科的课程。


John Aniekan Lewis 探索了他选择的政治经济学专业与其它学科的交融之处

Lewis 最终选择了政治经济学专业:“对我来说,通识博雅教育非常棒,帮助我探索专业领域和跨学科课程,让我拥有了广泛的知识面,同时也让我充分探索了自己的兴趣与爱好。”

昆山杜克大学的另一个特色是小班授课,具有不同兴趣和背景的学生可以从多个角度进行学习,开展跨学科、跨文化合作。

来自萨尔瓦多的 Alberto Najarro 选择了环境科学专业:“大多数的全球挑战都不仅局限于某个学科领域,而是需要跨学科合作解决问题。如果你想要成为全面发展的学者,至少要对不同的研究领域有一定的了解,这一点很重要。”他原本计划以经济学为专业。“我‘随机’选修了很多课程,这些是在传统大学里,我可能永远都不会选修的课程。它们让我拓展了自己的研究兴趣,激发我重新定义自己的兴趣所在。”

对 Gillis 而言,二十一世纪通识博雅教育的最大好处是,她和同学们可以从各种广泛的知识中汲取营养。

“我有信心可以和应用数学专业、社会学专业或者其它专业的人士进行对话,深入地讨论其领域内的某个话题。我不仅会掌握媒体与艺术专业知识,还同时学习到了很多技能,例如,如何解读数据集、理解复杂难懂的科研论文、分析公共政策以及批判性地思考政治理论等等。”

回想起电影剪辑212这门课如何点燃了自己对电影的热情,Gillis 补充说:“这是我在昆山杜克选修的首批课程之一。因此,我从入学伊始就清楚地认识到,选修专业以外的课程应该是常态,而不是例外。”

 

点击查看此视频,听同学们讲述专业选择背后的故事。